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3章 王爷万福(1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3章 王爷万福(1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月草长莺飞,万物复苏。

    嫩绿的柳枝垂落在水面,碧波荡漾。

    各式精致的画舫飘在水面,倒影绰约。

    天色渐暗。

    画舫纷纷离开,最后湖面上只剩下一艘画舫。

    那艘画舫停在湖心亭那边,没多久也开始离开。

    荣王趴在画舫边缘,冲湖中心的凉亭喊:“六皇兄,不好意思我把你给忘了,不然你游回去吧,我在岸边等你,你可别让我等太久。”

    湖中心的凉亭里不止燕归一人,还有一个侍卫。

    听见荣王的话,直接将燕归往水里推搡。

    燕归哪里是侍卫的对手。

    踉踉跄跄的往凉亭边缘走。

    哗啦——

    “哈哈哈哈……”

    荣王趴在船舷上放声大笑。

    笑声于湖面涤荡开,在夜色里显得有些诡异。

    “我觉得荣王有病。”这才距离上次荣王砍皇帝过去多长时间?他又出来疯,看来皇帝是真疼爱这个弟弟啊!

    【我也觉得。】

    【不是小姐姐,好人卡好像不会游泳,你怎么还在丧心病狂的看戏!】

    “我也不会。”

    初筝一脸严肃。

    严肃到王者号都要信了。

    它信个屁!

    初筝慢条斯理的展开桌子上的信纸,细白的手优雅的提笔写字。

    【……】不是小姐姐,你的好人卡都要挂了,你还写信!写什么信啊!!快救人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是禽兽就不能放过!

    初筝不听王者号嚷嚷,写好之后将信纸折好,招手让人过来将信送到聚远楼去。

    -

    “快看那边!”

    “好漂亮的画舫!”

    水面倒映着一艘灯火辉煌的画舫,画舫四周轻纱垂落,行驶间,轻纱飞扬,如梦幻中的场景。

    荣王船上的一些下人小声讨论起来。

    在讨论声中,那艘灯火辉煌的画舫停在离湖心亭不远的地方。

    噗通——

    有人下水。

    接着有人从水里捞出一个人,明显是在救人。

    而此刻水里就只有一个人。

    救的是谁不言而喻。

    荣王阴沉不定的看着那边,吩咐侍卫:“开过去!”

    竟然有人敢救那个野种!

    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

    “咳咳……”

    少年将腹腔里的水咳出来,湿漉漉的衣裳贴在身上,冷意直往身体里钻,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画舫暖黄的光,照出少年苍白却惊艳的容貌。

    阴影笼罩过来,厚重的披风裹在他身上。

    少年微微抬眸,浅棕色的瞳孔倒影出灯火辉煌,和那个面色冷淡的姑娘。

    她救了自己?

    在水里的那瞬间,他生出了死亡的念头。

    可他知道,荣王不会真的让他死。

    他要看着自己挣扎……

    但没想到,自己被救上来,见到的人,不是荣王。

    初筝将他扶起来。

    少年身上淡淡的药香直往初筝鼻尖钻。

    还未站稳,整个画舫一声闷响,船体都晃动起来。

    甲板的方向,被人搭上过来的木板,荣王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我道是谁,原来的成王府的程小姐。”荣王年纪不大,口气却狂妄:“成王都死了,程小姐不在府里哭丧,怎么跑到这里来救人?莫不是程小姐看上我六皇兄了?”

    少年冰凉的手握住初筝手腕,小声提醒她:“把我交给他,你赶紧走吧。”

    “你还没死,我哭什么丧。”初筝反握住少年的手,眉眼冷淡的看向荣王,不见丝毫怯色。

    少年纤长的睫毛低垂。

    姑娘的手比他小了一圈,他的手几乎能覆盖住她整个手掌。

    灼热的手心贴着他的皮肤,一点一点的传进他身体。

    荣王到底年纪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死了我也不会为你哭丧。”初筝又在他出声钱,冷冰冰的补上一句。

    “程初筝!”荣王炸毛:“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凭什么?”你让我说我就说,我就不说,气死你!

    “凭我是荣王!”

    初筝扶着少年往旁边走两步,将他安置在软椅里,仔细的拉了拉披风,不让风透进去。

    初筝转身的瞬间,荣王后面的侍卫同时掉出船舷,砸进水中。

    搭在船舷上的木板掉入水中,连荣王的船都往后退出一段距离。

    荣王左右看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的侍卫怎么就没了。

    初筝走到荣王跟前,素手抬起,轻轻的压住荣王肩膀。

    水面有风拂过,荣王忽的一个哆嗦。

    黑暗的环境,心底无端的生出恐惧和慌张。

    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好怕的!

    荣王咬牙瞪着初筝:“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成王府现在就是个空壳子,你敢对我做什么,我饶不了你!”

    初筝按着他肩膀的手微微用力,荣王身体侧了下。

    他的怒火来不及抵达眼底,身体不受控制的飞起来,朝着下方坠落。

    噗通——

    冰凉的水四面八方涌来。

    荣王四肢乱刨,怎么都浮不起来。

    在荣王呛水的时候,他身体猛的上升,新鲜空气让他得到喘息。

    可还没呼吸几口,又被摁了下去。

    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

    在荣王觉得自己要死了时候,那个力道终于没有再摁自己。

    借着画舫的光,他看清摁自己的人。

    初筝蹲在木板上,神色冰冷的看着他。

    他们此时的位置在两艘画舫夹角里,黑暗、冰冷、阴森……

    摁着他的姑娘,如地狱里的恶魔,让人害怕。

    荣王心底害怕,嘴上却嚷嚷:“我、我要让皇兄杀了你!抄了成王府,株连九族。”

    初筝又把他按了下去。

    在他快呼吸不了的时候放上来。

    “程初筝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咕噜噜……”

    “我要杀了你……咕噜噜……”

    “我错了,我错了。”荣王服软。

    初筝松开手,荣王往水底下沉,他赶紧抓住木板。

    姑娘缓慢起身,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吐字冰冷又霸气:“再敢欺负他,你皇兄就得为你哭丧。”

    好人卡不能受伤。

    好人卡要好好保护。

    做个好人!

    荣王喘着粗气,眼底怨毒难掩:“你不怕我告诉皇兄?”

    “我有伤到你吗?”初筝问。

    “……”

    他在水里,身上一点伤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