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77章 王爷万福(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77章 王爷万福(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隐藏任务:请获得燕归好人卡一张,阻止燕归黑化。】

    初筝站在聚远楼三楼看了一场闹剧,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的玄衣少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渐渐远去。

    燕归……

    名字还挺好听。

    “小姐。”绿珠捧着茶过来:“您喝口茶?”

    初筝端着茶杯,倚着栏杆,在袅袅升起的烟气中,望向远处隐约可见的恢宏建筑。

    燕归。

    当今六王爷。

    没有封号。

    没有府邸。

    如今还住在宫里的废宫中。

    他的母妃只是冷宫中的一个宫女,先帝曾将自己最喜欢的妃子贬到冷宫。

    那段时间,就是燕归的母亲照顾那位妃子。

    先帝来瞧那位妃子,谁知那位妃子气性也大,竟然不见先帝。

    先帝在冷宫中饮酒,醉酒之下,将燕归母亲错当那位妃子。

    许是为了气那位妃子,燕归母亲被接到先帝身边伺候,被先帝当做刺激妃子的工具。

    这样约莫过了半年,那位妃子还是复宠。

    而此时燕归母亲已经怀孕,这消息被那位妃子所知,赐下落胎药。

    燕归命大,还是生了下来。

    但他刚生下来,他母亲便被勒死。

    若不是先帝到得及时,燕归也活不了。

    先帝将燕归交给一个不太受宠的嫔妃抚养,这个嫔妃也命苦,没几年便因病去世。

    从此燕归就一个人生活。

    也许先帝对兄弟重情重义,但这后宫这里,他那是十足的渣男。

    燕归被这么先帝遗忘。

    但没被那个妃子遗忘,没被那妃子所生的孩子遗忘。

    从小到大,燕归都是在他们的欺凌下。

    他的反抗,他的倔强,都会让他陷入更加危险难堪的境地。

    他便不再反抗。

    他以沉默抵抗。

    渐渐的欺凌就少了许多。

    因为他的不反抗,对于欺负人的人来说,太没意思。

    可仇恨的种子在燕归心底发芽生根。

    他在等,等自己长大,等自己羽翼丰满,等自己有能力复仇的那一天。

    那个妃子,便是如今的太后,皇帝和荣王的生母。

    太后记恨燕归的母亲,在她失宠的时候,勾引先帝,还生下一个儿子。

    如今的皇帝即位,没有给他封号,也没有给他府邸,就让他住在那座废宫里,被人当做笑料。

    有一次荣王故意将他推进水里。

    因为当初他母亲被逼着喝过落胎药,他打小身体就不好。

    这一次几乎要了燕归大半条命。

    燕归设计要杀荣王,却被他底下的人出卖。

    虽然最后没有查到他这里,但皇帝已经开始怀疑。

    其后荣王再次陷害燕归,燕归却早就联合外臣,准备刺杀皇帝,荣王被利用,死在那一次事件中。

    当然最后燕归没有杀掉皇帝,还被叶阳砍掉一条胳膊。

    但燕归逃走了,开始他的彻底黑化……不是,造反之路。

    弄得天下战火不断,民不聊生。

    初筝抿一口茶,将视线从皇城的方向收回来。

    这个叶阳……

    应当就是原主期待的那个婚约对象,绿珠口中的叶公子。

    当然其实两家并没有确定婚约对象是谁,但成王在的时候,默认是原主这位大小姐。

    这是想娶谁,就挑谁……

    男人的待遇凭什么这么好呢?!

    我不服!

    “小姐,我们在这里来做什么啊?”绿珠小心翼翼的问。

    初筝将已经凉了的茶杯递给她:“喝茶。”

    “……”

    聚远楼的茶也不出名呀。

    绿珠重新去冲茶。

    初筝转到房间另一边。

    聚远楼正面是繁华街道,但背面却是一片风景宜人的杏花林,再往前是湖泊。

    此时杏花开得正盛。

    初筝指尖搭在栏杆上轻敲,她站在高处,可以轻易瞧见下面的场景。

    叶阳和程筱一前一后的进去。

    今天就是原主找叶阳,却看见叶阳和程筱抱在一起的画面。

    “小姐,最近天气还凉,您小心受凉。”绿珠拿着披风给初筝披上,顺着初筝的视线看下去,惊讶出声:“那不是叶公子吗?怎么和……二小姐在一块?”

    下方叶阳和程筱不知道说了什么。

    两人已经抱在一起,接着还亲上了。

    绿珠整个人都羞红脸,直接捂住眼,。

    末了想起初筝,语无伦次的安慰初筝:“小……小姐,这件事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初筝拢着披风。

    “小姐……叶公子……定然是二小姐,她从小就爱抢您的东西,肯定是他和叶公子说了什么!”

    “我和叶阳没有任何关系。”

    “小姐……您不是喜欢叶公子吗?”

    小姑娘眸色平静的看着下方拥抱在一起的人:“我说过?”

    “没、没有。”这种事怎么可能说,但她看得出来,小姐也默认过。

    如果不是王爷……

    “婚约没有明确对象,我和程筱都有可能,叶阳和谁在一起,与我无关,明白吗?”初筝的语气如三月的风,还带着料峭寒意。

    绿珠张了张唇。

    半晌才似懂非懂的点头:“明、明白了。”

    绿珠往下方看去,杏花林外,有几个人正往里面张望,贼眉鼠眼的往里面走。

    “小姐,你看。”

    那群人似乎发现了叶阳和程筱,像是好奇一般走过去。

    他们出现得突兀,程筱吓得捂住脸,叶阳护着她快速离开。

    初筝将一张银票递给绿珠:“把银票给他们,别让人看见。”

    绿珠瞪大眼。

    这……

    下面的人是小姐找来的?

    为什么啊?

    绿珠可不敢问,揣着银票去办事。

    初筝离开房间,隔壁房间出来几个年轻姑娘。

    一瞧见初筝,其中一位就立即阴阳怪气的出声:“这不是成王府的程妹妹吗?”

    “黄姐姐,您说话小心点啦,人家高傲着呢,哪肯和我们说话。”旁边的人提醒。

    “也是啊,我们这些人啊,入不了人家的眼呢。”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初筝给奚落一番。

    原主记忆中有这几个人。

    要说恩怨,那就有些悠远,还得追溯到先帝在世的时候,那个时候原主也不过七八岁。

    当时也是参加宫宴。

    当时先帝一时兴起,让孩子们各自表演一个拿手的才艺。

    最后原主摘得头筹。

    还得了先帝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