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76章 王爷万福(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76章 王爷万福(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道士和成王妃说搞定了。

    但是等成王妃去找初筝,打算好好算算账的时候,还没说两句,就被初筝打出来。

    这哪里是好了?

    这分明一点没变!

    成王妃想找道士算账,结果哪里还能找到人。

    成王妃怎么不明白自己被骗了。

    成王妃气不过,又找好几个道士,最后自然没什么结果。

    初筝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成王妃和初筝过上几轮,每次都是惨败。

    “娘亲。”

    程筱气得不行。

    “她打我,你看现在还没消呢?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成王妃赶紧安抚自己女儿:“娘也心疼你啊,但是南院那个着实是怪得很。”

    “她肯定是中邪了。”程筱嘟着嘴:“以前她哪里是这样的,柔弱的一阵风都能吹倒,现在她竟然敢动手。”

    程筱继续道:“我打听过,中邪的人都会性情大变,力气变大或者还会一些以前不会的东西,她肯定是中邪了!”

    “还有啊娘,她上次回来,身上穿着绣锦坊的衣服,那可是新款,她哪里来的?”

    成王妃倒没注意看,听程筱这么说,才想起来这事。

    “她身上应当没多少钱……”成王妃道:“王爷走后,府里金库的钥匙在我这里呢,这几个月我都没给她钱。”

    “娘,你说……”程筱抓着成王妃的手:“她不会是在外面和男人私会吧?”

    成王妃脸色微变:“这事你可别乱说。”

    “那您说她衣服哪里来的?肯定是有男人给她买的!”

    成王妃若有所思。

    须臾,成王妃拍拍程筱的手背:“这事你别管了,马上就要到进宫的时间了……上次送过去的衣服,青荷是不是拿回来了?”

    程筱撇嘴,神情讥讽:“她说弄脏了,让青荷洗干净,她想得美,青荷就扔那儿了。”

    “你让青荷洗干净。”

    “娘?”

    “娘自有主张。”

    “……那好吧。”

    -

    “……青荷,你站小姐院门前干什么,又想使什么坏?”

    绿珠打开院门就见青荷站在门口,心生警惕的看着她。

    最近小姐……行为是有些古怪,可想到这些人现在都不敢随便欺负小姐,她又觉得小姐的变化似乎不错。

    “你……”青荷想发火,但想到最近这院子里的主人干的事,忍下来:“这是上次的衣服,洗干净了。”

    青荷将衣服塞给绿珠,一溜烟的离开。

    绿珠还没来得及翻看,衣服就被一只素白的手拿走。

    “小姐,这是上次他们送过来的。”绿珠后退一步,躬身道:“准备让您……进宫的时候穿。”

    进宫的宫装非常讲究,不能像平时这般。

    “不要了。”初筝将衣服扔回绿珠怀里:“扔了吧。”

    “啊?”

    不要穿什么呀?

    总不能穿以前的吧?

    这会让人笑话的!

    “扔了。”初筝一锤定音。

    绿珠开始不太适应初筝这样,但现在基本已经习惯初筝冷冰冰的样子。

    小姐不用被欺负……那才好呢!

    -

    聚远楼。

    白衣少年搭着扶手走下来,他身后跟着好些个侍卫,四周的人都不敢直视他。

    少年傲气的抬着下巴,还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轻蔑、不屑。

    这是当今皇帝的胞弟,排名第八,今年刚十四岁,封号荣王。

    眼看荣王就要走到底,他忽的停下,看向角落。

    “六皇兄。”

    荣王像是看见什么好玩儿的东西,稚嫩的脸上露出兴致盎然的恶意。

    被他叫做六皇兄的人站在角落。

    也不过是少年的模样,一袭玄衣,低垂着头。

    他极其安静的站在那里,如果不是荣王出声,几乎都没人会发现他。

    “六皇兄,不好意思呀,你等久了吧,我忘了你还在下面。”

    荣王的话里可没一点不好意思。

    全是恶劣的嘲讽轻蔑。

    少年静然而立,便是风姿绰约,惹人注目。

    他微微抬起头。

    当他露出容貌的那瞬间,人群里隐隐有抽气中。

    被少年的容貌所震撼。

    容貌绝色,眉目清隽。

    少年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轻抿下唇,莫名的带着几分乖顺的温和。

    然而他眼底很平静,像是没有灵魂的玩偶。

    精致却只能任人摆布。

    他嫣红的唇瓣轻启:“不碍事。”

    声音清脆温和,听得人心底都平静下来。

    然荣王却像是听见什么极其恶心的事,态度恶劣的道:“既然如此,那六皇兄自己走回去吧,我就不送皇兄了。”

    “好。”少年应下。

    荣王冷哼一声,转而又笑起来:“我看着皇兄出门。”

    少年略微迟疑,便抬脚往外走。

    荣王立即给身侧的人使个眼色,侍卫迅速下楼,在少年走出门口的瞬间,将他狠狠的推了出去。

    在外面人群的低呼声中,少年摔在地上,如墨的长发散开,铺成在地上。

    黑色的玄衣也散开,在地面上沾了灰尘。

    四周人群顿时指着他嘀咕。

    望见聚远楼里的荣王,众人立即噤声,不敢再议论,怕惹上荣王这个小魔头。

    皇帝对这个胞弟,那可是十万分的纵容。

    少年趴在地上,低垂着头,墨发挡住他的神色,袖间的手掌,隐隐有血痕。

    荣王大步从里面走出来,一脚踩在少年手背上。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少年:“六皇兄,走路小心些,你怎么和那些女子一样,柔柔弱弱的,不然我禀明皇兄,把六皇兄嫁出去,找个人好好照顾你?”

    能有什么比说一个男人,和女孩一样,还要将他嫁出去更加侮辱人呢?

    少年半晌才出声:“不用……”

    “啊,那可没意思。”荣王孩子气的叹口气:“那好吧,六皇兄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六皇兄呢。”

    荣王心情畅快的大笑着离开。

    少年手掌僵硬。

    “你没事吧?”油腻腻的手伸到他面前。

    少年愣了下,顺着那双手看过去,一个年轻的道士拿着一根鸡腿,正一脸关心的看着他。

    “没事。”少年避开道士的手,自己站起来。

    他手心上全是在地面擦出来的血痕。

    “你真的没事吗?”道士关怀的看着他。

    “没事。”

    少年冲道士点了点头,往一个方向离开。

    道士追上去:“诶,你等等啊,我跟你说,你最近印堂发黑,我瞧着你有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