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714章 向隅而生(2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714章 向隅而生(2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www.dgla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伸手去拿,被路母拦住。

    “这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你也敢伸手去拿。”

    “总不能是死人,怕什么。”初筝不在意,直接挑起那布包,上面的图案是绣的,还有一些油漆涂抹痕迹。

    初筝把布包打开,里面放着一些头发,头发被一张符裹着。

    这东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像是某种诅咒别人的作风。

    路母连忙将它打掉,铁青着脸:“这谁放在这里的。”

    初筝想起上次见到大伯母一个人到这里来,路父路母又说没见过她。

    这东西很有可能是她放的……

    就是不知道作用是什么,破财还是害命。

    “晦气,明天妈妈带你去庙里求个平安符。”

    初筝不怎么在意,一般来说,一个世界有一个世界的主题,这个世界明显和封建迷信没关系,所以这事影响不大,顶多是恶心下人。

    初筝被路母拉回屋里,又被看着洗手消毒。

    最后想想,把她塞进洗手间,让她全身都洗洗。

    初筝:“……”

    -

    初筝洗完澡去在走廊上转一圈,房子比较老,走廊没有监控,不过对门的一户在门外安了个监控器防贼。

    那监控范围,正好可以看见她们家鞋柜。

    初筝敲门进去,问能不能看下监控器。

    屋主和路父路母老邻居,爽快的同意让她看。

    初筝回忆下遇见大伯母的时间,很快将监控调到那天。

    大伯母鬼鬼祟祟的上楼,直奔她家鞋柜,轻手轻脚的打开鞋柜,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来,塞到鞋柜里面。

    那东西虽然没拍全,但初筝看见是黑色的。

    “谢谢。”

    初筝看完监控,从邻居家里出来,琢磨着怎么吓唬大伯母那一家。

    临走前,怎么也得送点小礼物,这才是一个好人应有的自我修养。

    【……】自我修养个屁啊!

    初筝雇了个人,隔三差五的往大伯母家里塞点东西,不是不让她发现,就是让她每天看见。

    膈应也要膈应死她。

    于是接下来大伯母一家过得鸡飞狗跳,每天哭爹骂娘。

    -

    初筝趴在桑隅床上,翻着一本影集,桑隅坐在旁边修图,气氛倒是格外和谐。

    桑隅修了几张图,起身倒了杯水,先递给初筝:“无聊吗?”

    初筝摇头,合上影集,从床上爬起来:“开学我就要去别的城市,你跟我一起过去。”

    桑隅琢磨下她这句话,并不是询问他的意见,只是通知他,跟她一起过去。

    桑隅坐回去:“嗯,好。”

    他这个工作哪里都能做。

    初筝本来以为自己还得费劲劝几句,没想到桑隅答应得这么快,她准备好的台词都没发挥的余地。

    她悻悻的喝口水,看着桑隅工作。

    初筝坐在旁边这里看下,那里望望,又看看手机,实在是有点无聊。

    初筝走到桑隅后边,突然伸手抱住他。

    桑隅手一抖,不知点到哪里,图都模糊了下。

    桑隅松开鼠标:“怎么了?”

    初筝没回答他,桑隅疑惑的侧目看她,还没看清人,唇瓣被人堵住。

    桑隅:“……”

    -

    桑隅换一身衣服出来,初筝坐在桌子前翻他的照片,桑隅过去,将初筝抱起来放在怀里:“别闹了,我明天得把这些照片都修好。”

    “哦。”

    初筝靠着他,也不说话,桑隅抱着她工作,初筝看得无聊,索性在闭上眼睡觉。

    初筝是被铃声吵醒的。

    桑隅正好接通电话,那头是个女孩子,声音甜丝丝的,隔着电话也甜到人心里。

    桑隅见她醒了,低头亲她眉心一下:“不好意思,今天陪女朋友,就不去了。”

    那头沉默几秒,然后挂断了电话。

    “谁啊?”

    “工作认识的一个女生,约我出去吃饭。”桑隅倒是实话实说。

    “你不去?”

    “……”

    他敢去吗?

    当然桑隅也没那个心思,不然以他那长相,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倒贴过来。

    桑隅指尖曲起,勾她鼻尖一下:“我又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去。”

    “喜欢我吗?”

    桑隅看着怀里的女生,她问得太坦诚直接,就好像是问他今天的饭菜喜欢不喜欢一样。

    好半晌,初筝听见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喜欢你。”

    -

    快到开学的时候,路父路母都收拾得差不多,就等他们直接过去就行。

    白东霭也要去学校报道,临走的时候,打电话叫初筝出去吃饭。

    初筝想想还是去了。

    白东霭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她在那边照顾好自己,他有空再去看她。

    分开的时候白东霭似乎想给她什么东西,可是看见来接初筝的桑隅,白东霭又将那东西放了回去。

    “我走了,明天就不用来送我了,哥怕你哭,那场面太难看了。”

    初筝:“……”你想多了,我没打算去送你,今天应约已经给足你面子。

    白东霭是不知道初筝心底想的,要是知道,估计得气得吐血。

    白东霭和桑隅擦身而过,他顿了下,侧目看桑隅:“好好待她,你敢欺负她,我不会轻饶你。”

    白东霭也不等桑隅回应,径直离开。

    初筝慢一步过来:“他跟你说什么?”

    桑隅伸手搂着她:“没什么。”

    -

    桑隅要去别的城市,现在的工作就得辞掉。

    大概是因为他技术很好,对方还给他介绍了个工作,桑隅以为是自己运气好了,却不知道是初筝在后面推波助澜。

    到那边后,桑隅忙着安置,初筝忙着开学,两人也没腻歪在一起。

    初筝这样的美人,进学校就是众人关注焦点。

    但大家也只能看看,毕竟这位开学的时候就是桑隅送的,偶尔还能看见桑隅在校外等着接人。

    一开始还能安慰自己可能是哥哥,亲戚之类,可是后面就有人看见桑隅主动亲了初筝。

    亲额头,脸颊还能勉强挣扎下,可人家情侣间的亲亲。

    桑隅主动当着那么多人亲,当然是为了宣誓主权。

    学校那么多人,谁知道他家这位会不会哪天觉得腻,看上别的人。

    初筝和桑隅交往的事,很快就被路父撞见。

    路父表情和当初白东霭一模一样,自家养的娇花被外面的猪给拱了。

    不过路父也没反对,只是叮嘱她保护好自己,不要轻易相信男人的鬼话。

    *

    (凶巴巴)打劫!月票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