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69章 末日首富(3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69章 末日首富(3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里还有新衣服呢,快看,快看这件真好看。”

    “这个也好看……”

    “这里真好啊。”

    几个年轻男女结伴走在基地的街上,满目都是对基地的羡慕。

    “陆然……”

    人群中,一个女生小声的叫出声。

    那群年轻男女顿时安静下来,往那个女生看的方向看过去。

    少年倚在车门边,低垂着头,脑袋上扣着一顶米白色帽子。

    帽子十分可爱,让少年给人第一感,都添了几分萌态。

    白色衬衣随意扎了一角在裤子里,休闲裤,白色运动鞋,自带柔光效果,宛如刚从校园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白皙修长的手搭在后视镜上,少年浑身都透着精致。

    基地里的人虽然很干净,可是和面前这个少年比起来,还是有天壤之别。

    他才是真的干净明亮。

    让人眼前一亮。

    陆然显然也察觉到这边的人,他抬眸往这边看过来。

    再次遇见当初将自己赶出去的人,陆然心境十分平和。

    好像遇见无关紧要的人。

    他甚至还露出一点笑意。

    “陆然。”女生从人群中跑过来:“你没事太好了,我……”

    气场强大的女生拦在她和陆然中间,冷意无端的蔓延过来,让女生不由自主的止住话。

    陆然自然的将手搭在初筝腰间,微微弯腰,下巴搁在她肩膀上。

    “好了吗?”

    “嗯。”初筝余光扫向对面的女生:“你认识?”

    “以前的同学。”

    “要说话?”

    “不了。”少年摇头,尾音亲昵:“不熟呢。”

    不熟两个字将女生定在原地,女生脸色渐渐苍白。

    其余人此时都面色不虞,却无人敢说话。

    当初是他们将他赶出去。

    现在人家过得比他们都好。

    这样的落差,足以打他们的脸。

    “那走吧。”初筝拉开车门。

    陆然松开初筝,坐上车,车窗渐渐落下,少年从车窗里探出头。

    白皙的指尖顶了顶帽子边缘,露出那双漂亮的眸子。

    “谢谢你们将我赶出来。”

    陆然是真的感谢他们。

    但女生整个人都晃了一下,双腿发软。

    “陆然会不会报复我们?”

    良久,有人喃喃出声。

    “我们当时……也是没办法嘛!谁让他被咬了!”某个男生梗着脖子道。

    “可是我们确实将他赶出去了,他现在没死,说不定还觉醒异能了。”

    “他要是真的报复我们怎么办?”

    “我看他在这里地位好像不低。”

    刚才好些人打量他,却畏惧的不敢上前。

    还有车子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让了路。

    “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

    初筝将车子开回住的地方,陆然突然出声:“我其实是恨他们的,在我离开的时候。”

    “那我去做掉他们。”

    陆然摇头:“没必要了。”

    他望向虚空,缓慢出声:“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过世了,我和父亲一起生活。”

    “父亲对我并不好,他经常喝酒,每次喝醉了就打我。”

    “我不能哭,因为我一哭,他就会更用力的打我。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很多年,好多次我都以为要被打死。”

    “但是很幸运,我都没死。但是他又沾上赌博……”

    “我小学就开始打工,那个时候太小,很多店都不要我。”

    “我的学费,生活费,都要做很多的工作才能攒起来。”

    “可他根本不在乎这些,赌博输了打我,喝醉了也打我……”

    “借高利贷还不上,房子被抵押,最后沦落街头,他却说是我的错。”

    少年顿住,眸光微暗,他紧咬下唇,深呼吸,继续说。

    “有一次他喝了很多酒,我受够这样的生活,所以,我给他灌了更多的酒……最后他死了。”

    “他平时就是这样,没人怀疑我,他们将我送到社区福利院。”

    “福利院并没有那么好,那里也充满冰冷,孩子们的拉帮结派,勾心斗角。

    社工情绪不好时,对孩子的态度更是恶劣。”

    初筝将他搂进怀里:“没事,以后有我。”

    少年伸出手,紧紧的抱住她,将脸埋在她发间:“你对我真好。”

    他从小到大,就没有感受过,什么叫温暖。

    每个人对自己的好,都带着极强的目的。

    他能看见他们面具下的嘴脸。

    丑陋又恶心。

    初筝拍拍少年后背:“嗯。”

    好人卡真可怜。

    这都能写一部灰姑娘传奇了。

    等等……知道我对你好,还不觉得我是好人吗?

    小骗子呀。

    “你要一直对我这么好。”少年声音闷闷的:“不然我会生气的。”

    一直……

    “好。”

    “我们说好的。”少年轻喃:“你违背诺言,会受到惩罚。”

    “什么惩罚?”

    少年抱紧她:“你不会想知道。”

    初筝强行将他拉开,陆然整个人都有点不对劲,浑身透着压抑。

    初筝捏着他下巴亲过去,少年呼吸微微一滞,压抑的气息渐渐褪去。

    初筝的吻总是带着一点蛮横和不容抗拒。

    和她这个人一样。

    蛮不讲理,一意孤行。

    可是……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她。

    -

    晨光微熹。

    光影从窗外落进来,空气里飞舞着细小的灰尘粒子。

    少年坐在凌乱的床上,漂亮的脸上显露茫然,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须臾,少年眨了眨眼,长而密的睫羽低垂,望向身侧。

    初筝侧躺着,一头乌黑的发铺在身下,白皙的肩线,修长的脖颈。

    少年喉结微微滚动。

    他伸出手,碰到初筝手臂,细腻滑嫩的肌肤,点燃他有些模糊的印象。

    初筝睡得正熟,察觉到异样,陆然已经进来了。

    异物感和干涩带来的微微痛感,让被吵醒的初筝有些凶:“干什么?”

    大清早的让不让睡觉!

    昨晚还没喂饱你个小东西吗!

    陆然的吻落下来:“我忘了之前的感觉,再来一次好不好?”

    话是这么说,可他压根就不是在征询意见。

    初筝刚睡醒,浑身骨头软绵,不太想动。

    因此陆然很幸运的享受一次上面的待遇。

    但等初筝缓过来,这待遇很快就被剥夺。

    是女人怎么能在下面呢?!

    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