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68章 末日首富(3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68章 末日首富(3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入夜。

    守夜的人开始打瞌睡,抱着枪昏昏欲睡。

    “咔嚓——”

    轻微的声音,没有引起守夜人的注意,他换个方向靠着,继续睡。

    黑暗中,寒光一闪而过。

    守夜人倒在地上。

    -

    房车里的东西倒得乱七八糟,横着一条疤的老大喘着粗气,半跪在地上,膝盖上鲜血淋淋。

    旁边横七竖八的躺着人,不知死活。

    靠里面的位置,坐着一个少年。

    他浑身干净,连鞋子都是雪白。

    鲜血和精致如天使的少年,形成诡异的画面。

    少年白皙的指尖擦拭溅到衣摆上的血迹,嘴角隐隐勾着一抹笑意:“衣服都弄脏了,她会生气的。”

    “你竟然还没死!”老大恶狠狠的咬着牙。

    这个人他印象很深刻。

    因为他那张脸。

    好看得让人无法忘怀。

    少年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指上的血。

    他的动作缓慢、优雅,骨节分明的手指,被他一根根的擦过,连指甲都擦拭一遍。

    纸巾从空中飘落,掉在血泊中,瞬间被血沁染成红色。

    “怎么能死。”少年托着下巴,嫣红的唇瓣轻启:“我还没报仇呢。”

    老大怨毒的瞪着勾着坏笑的少年:“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当时不动手?”

    “当时我没这么厉害。”少年很诚实,他指尖在空气里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掉在地面的刀,凭空飞起,刀尖对准老大的太阳穴。

    少年缓慢起身,拿出帽子戴上:“出来这么久,她又得以为我跑了,就不和你玩了。”

    少年在老大如毒蛇一般的视线下漫步走出房车。

    后面响起老大的谩骂声。

    少年微微仰头,看向漆黑没有星子的夜空。

    他手指在空气里轻轻晃一下。

    噗嗤——

    鲜血飞溅在房车上。

    少年踏出房车,整个营地寂静无声。

    旁边一辆车上,有人悄无声息的看着他,少年微微侧目,往那边扫一眼,扬起唇角,踩着鲜血离开。

    等少年离开,车上的幸存者小心翼翼下车。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犹如修罗场。

    “怎么办啊?”

    “跑吧。”

    幸存者纷纷拿上物资跑路。

    宁忧躺在车里,没人带她走,她身上全是伤,也没力气跑路。

    唰——

    有人掀开车帘,将她拖了出去。

    “带上她干什么?”

    “现在女人那么紧缺,能卖不少钱呢。再不济,也能换点吃的。”

    “行,快走吧,刚才那个人要是回来就麻烦了……”

    -

    陆然回到之前和初筝分开的地方,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走了?

    还是找自己去了?

    陆然这次是真没打算跑。

    他正好遇见当初抓他的那群人,就溜了出去。

    谁知道回来,初筝会不见了。

    陆然走回刚才那个地方,找了一辆没被开走的车。

    两个小时后,陆然追上易笑他们。

    “陆然。”易笑和他的车并排,冲他打招呼:“你去哪儿?初筝姑娘说要打断你的腿。”

    陆然:“……”

    动不动就打断他的腿!

    “她呢。”

    “前面呢。”

    陆然一踩油门,追上初筝的车。

    初筝看见陆然,冷着脸将车停下。

    这弱鸡竟然还敢回来!

    “你为什么不等我?”陆然上车就先发制人。

    初筝噎了下,镇定道:“你不是跑了?”

    陆然:“我什么时候说要跑?”

    “……”那还是我的错了?!我怎么可能有错!

    这段时间,陆然老是躲着她,肯定是这弱鸡想跑!是他的错!

    初筝视线瞄到他衣服,正儿八经的转移话题:“哪里来的血?”

    陆然低头看一眼,摇头:“不知道,可能哪里蹭的。”

    初筝让他脱掉,拿了新衣服给他。

    陆然换掉衣服,凑过去:“亲吗?”先哄哄她,不能被打断腿。

    “不是不给我亲?”之前亲一下,就跟要他命似的,不亲就不亲,谁稀罕!

    初筝眉眼冷淡的将染血的衣服扔出车外。

    “不亲算……唔……”

    -

    陆然坐在副驾驶,脸上还有红晕,他低头玩着不联网的游戏机,但游戏里的人物不断死去。

    天边渐渐被朝霞染红。

    橙红的云霞飘在天边,灿烂绚丽。

    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这样的景色。

    陆然抬起头往远处看去,良久侧头看身边的女生。

    “饿了?”

    初筝问他的同时,已经递过来水和食物。

    陆然接过,拆开包装,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他看看初筝,拿了一块,递过去。

    初筝看他一眼。

    朝霞将少年的脸映衬得更加白皙,他唇角微微勾着,露出习惯性的弧度。

    纤长的睫羽在眼睑下投出小片的阴影,白皙的手指捏着饼干,霞光仿佛能穿透他的手指,每一根手指都晶莹剔透,指尖圆润莹白。

    初筝含住饼干。

    等初筝将饼干咽下去,少年突然出声,像一个恶劣的孩子:“我的手沾过别人的血。”

    初筝平静的问:“杀人了?受伤了吗?”

    陆然那点恶劣倏地收敛起来,认真的看着她:“你的关注点是这个吗?”

    “不然呢?”杀人还不重要吗?好人卡脑子里想什么呢?

    陆然唇瓣微张:“没什么,我没事。”

    “嗯。”

    陆然抱着水喝两口,心跳得厉害,脸上似乎都开始发烫。

    她明明没说什么,怎么自己觉得火烧火燎的?

    陆然冷静一会儿,又拿饼干喂初筝,在初筝吃之前解释一句:“我洗过手的,很干净。”

    “嗯。”

    基地越来越近。

    陆然看着挂在基地外面的牌子,神情微微恍惚。

    他们刚将这个城市清理出来,宝哥他们讨论基地叫什么。

    初筝从始至终都没说话。

    直到他们讨论出几个名字,让她选的时候。

    她张口就来了这么一个名字。

    宝哥当时就炸了:“初筝姑娘你都想好了,干什么不说?”

    他们在那里讨论得火热,结果人家压根就没想过要用。

    他们的行为白痴不白痴?!

    初筝一如既往的冷漠:“你没问。”

    宝哥:“……”

    然后这两个字就挂在基地外面。

    每一个进入基地的人都能瞧见。

    然而所有人都觉得这两个字代表的是基地平安。

    陆然却觉得她是用自己名字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