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02章 魔界巅峰(完)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02章 魔界巅峰(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棠被迫拜完天地,父母没有,就省了,最后夫妻对拜。

    拜完之后,初筝又躺回软榻上:“好了,没事别来烦我。”

    离棠:“……”盖头还没掀呢!

    呸!

    掀什么盖头!

    离棠扯下帕子:“今天不作数的。”

    “作数。”

    “不作数。”他什么都没准备,还有哪有他盖盖头的?

    “作数。”初筝强调。

    离棠将帕子叠好,放进她手里:“作数作数,收好。”

    初筝很大方:“送你了。”

    “……”

    离棠看看手里的东西,熟练的收了起来。

    等到初筝再次睡过去,他将人抱起来,回后面的小阁楼。

    小阁楼里布置得十分温馨,离棠将人放到床榻上。

    他坐在旁边,借着月光瞧她。

    离棠指尖从初筝眉心拂过:“你要怎么样,眼里才能有我啊。”

    心魔:“我跟……”

    我不会伤害她,也不会容许你伤害她,你死了这个心吧。

    心魔:“……”

    心魔猝。

    它走!它走行了吧!!

    心魔自那天后,再也没出现过。

    心魔因她而起,因她而灭。

    -

    初筝拒绝离棠再次准备婚礼,第一是嫌麻烦,第二还是嫌麻烦。

    因此离棠的计划就此夭折。

    他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可如果初筝不配合,他做的其实都没有意义。

    离棠安分下来,初筝偶尔看见他,会主动亲亲他。

    许是习惯,也许是别的。

    总之离棠并不清楚她要表达什么。

    实则初筝自己都不清楚,只是想做,便做了。

    “这什么?”

    初筝一进房间,便看见霸占她床榻的一本破书。

    【小姐姐,如果我没看错,这应当是一本……】

    王者号的话还没说完,初筝已经将书从窗户扔了出去。

    【双修宝典。】王者号镇定的补充完后面四个字。

    “双修宝典?”初筝躺到床上:“很厉害?”

    【就是……】王者号想了想,他家的小姐姐,好像对这方面的事,很不了解。

    她不是迟钝,她只是不了解一般。

    当然王者号更觉得她是懒得去了解,因为对她来说,一样新的东西,如果呈现对她而言,无用且麻烦的趋势,她便不会去碰,去想。

    【……就是男人和女人那什么,然后增进修为。】王者号勉强解释一遍。

    “我很厉害,不需要增进修为。”

    【……重点是那什么。】谁跟你讨论增进修为。

    “哪什么?”

    【……】这么为难一个系统真的好吗?【就是那什么……嗯,延续血脉,延续后代!懂了伐小姐姐?】

    “交配?”

    【……】王者号差点给惊得下线。

    小姐姐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一个词来?哪个狗东西教你的!!

    “无聊。”

    初筝给出两个字的批注,便不再搭理王者号。

    初筝第二天又看见了那本破书。

    她扔了,很快就会回到她视线可及之处。

    初筝烦得不行,最后直接毁尸灭迹了。

    但很快就会有新的出现。

    初筝:“……”

    初筝拿着书翻了翻,里面的姿势很不可言说,可初筝看得面不改色,甚至连眸色都未变一下。

    “这样真的能增进修为?”

    初筝看完后,表示很怀疑。

    【……】能不能增进修为它不知道,但是增进感情是一定的。

    不过小姐姐估计也不想了解……

    -

    离棠回来的时候,发现书有被翻过的痕迹,他微微挑眉。

    然而当离棠看到书上的批注,顿时什么心思都没了。

    她还真把这个当武功秘籍了?

    需要她批注不合理的地方了吗?

    需要吗!

    离棠垂头丧气的将书收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不管离棠怎么暗示,初筝都是一脸冷漠,要么就是给出他完全想不到反应。

    初筝这天醒过来,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

    离棠从外面进来,见她醒了,立即放下东西过来,先亲了亲她,随后才道:“睡得好吗?”

    “嗯。”初筝掀开被子下来:“你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离棠理了理她的青丝,心血来潮:“我给你梳头发好吗?”

    初筝掐个诀,有些乱的头发,自动挽出漂亮的发髻。

    “好了。”完美!我真棒!

    “……”

    离棠抽出一根簪子插在她发间,捧着她的脸亲一下,初筝面无表情的推开他,离开阁楼。

    每次离棠想做点什么,初筝都能自己做好,可把离棠给气坏了。

    她就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吗?

    初筝和离棠的日子过得平淡,离棠似乎也放弃做什么,每天规规矩矩的陪着她。

    晚上偶尔摸到她床上,抱着她睡一会儿,后来初筝默许他睡自己旁边。

    离棠自暴自弃的想,进展还算不错。

    都能睡一张床了。

    夕阳下,两人身影重叠在一起。

    秋风瑟瑟,金黄的落叶,被风卷着带向远方。

    “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嗯?”

    “地牢。”那个地方,他后来回去看过,很隐蔽,如果不是有意寻找,根本找不到。

    可他一直想不明白。

    为什么呢?

    他们无亲无故,陌路人而已……

    “没有为什么。”初筝撑着下巴。

    离棠看她一眼,白皙的耳垂,也被夕阳晕染上一层暖光。

    “如果那个地牢的人不是我,你也会救吗?”

    “不会。”

    “为什么?”

    初筝侧目,冷漠的脸上有着理所当然:“因为不是你啊。”

    离棠嘴角弯了下:“所以,你当初是来救我的。”

    “嗯。”准确的来说是好人卡。

    “可是你都不认识我。”

    “嗯。”初筝有点不耐烦了:“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离棠拉着她的手,十指相扣:“我只是在想……如果当初,你救的不是我,是不是现在,也会和那个人在这里。”

    和别人在这里?

    初筝想象不出那个画面,她也从没想过,会和别人……

    将与离棠做过的事,替换成别人,初筝觉得自己接受不了。

    让她说理由她也说不出来,就是一种感觉。

    很奇妙,却又让人难以捉摸。

    初筝忽的收回视线,看向天边的晚霞。

    她语气笃定:“没有这个如果。”

    离棠愣了片刻,将她拥进怀里:“嗯,没有这个如果。”

    *

    第三个位面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