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夫人,大帅又在作死了 > 第157章 明争暗斗

夫人,大帅又在作死了 第157章 明争暗斗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司露微没有惊动晁溪和司大庄,往旁边的小径上拐去。

    她去了沈督军府。

    很意外的是,她又在沈家遇到了赵岷玉小姐。

    赵小姐依旧柔婉娴雅,跟圆圆说起她家里的有趣东西:“是个小火车,只有一点点大,放在桌子上,推一推它,它就会自己跑。”

    圆圆很喜欢火车。

    这件事,外人都不太清楚,亲近的人才知道。

    十姨太突然觉得,赵岷玉小姐有点不安好心了。

    这样用心讨好圆圆,是为什么?

    十姨太一直没有对赵小姐设防,因为赵小姐出身清贵,又年轻貌美,应该看不上沈横。

    况且,之前就有赵小姐和沈砚山的传言,更应该没沈横什么事。

    可赵小姐对圆圆如此上心,专门挑了圆圆的喜好,此事就不同寻常了,因为她没必要这样巴结圆圆的。

    圆圆很兴奋。

    司露微进来的时候,圆圆冲着司露微大喊:“姐姐,赵姐姐家里有火车,很小的火车,可以在桌子上跑。”

    “挺不错的。”司露微道。

    赵岷玉看了眼司露微,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然后恢复了从容。

    她对司露微笑道:“司小姐又来看圆圆了?”

    她语气轻柔,可一句“又”字,带着几分轻蔑,好像司露微是极力献殷勤。

    司露微则装作没听懂:“是,我又来了。圆圆,你高兴吗?”

    圆圆欢喜极了:“高兴,姐姐最好了!”

    赵岷玉就逗她:“那我好不好?”

    圆圆到底只是个小孩子。

    她很想要赵岷玉的小火车,却又不是很圆滑,故而她咬着手指,有点为难。

    她是不太喜欢赵岷玉的。

    “当然好了,是不是圆圆?”十姨太见孩子沉默,出声解围,怕赵小姐尴尬。

    赵岷玉笑起来,一副很大度的模样。

    圆圆不太好意思了,转身去拉司露微,要跟她耳语。

    司露微弯了腰。

    圆圆低声说:“姐姐,我去要一个小火车来,咱们一块儿玩,好不好?”

    司露微从小就不是很机灵,故而她很喜欢活泼又聪明的小孩子。

    她一开始对圆圆没太多的感觉,现在越发觉得她可爱,怪不得沈横疼她,把这小女儿当掌上明珠。

    圆圆的确值得人疼。

    “......好。”司露微道。

    圆圆笑起来,转而又去问赵岷玉:“赵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小火车?”

    “今天去,好吗?”赵岷玉笑道。

    圆圆拍着手说好。

    赵岷玉又看向了十姨太:“姨太太,您不介意吧?”

    十姨太表情有点勉强:“圆圆的手还没有好,她要是闹起来,怕太过于打扰赵小姐。”

    “不妨事,我会照顾小孩子的。”赵岷玉道。

    十姨太微愣。

    她听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赵岷玉是想单独请圆圆,而且不要十姨太作陪。

    旧时大户人家的规矩,小姐是主子,姨太太是奴。

    庶出的小姐,也是主子。

    现在的世道不同,十姨太又一直养着圆圆,加上沈横的太太去年就去世了。

    哪怕沈太太在世时,沈横跟她感情也淡薄,沈太太自己也不愿意过问府上任何事务,十姨太没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赵岷玉突然只请圆圆、不请她,这是把意思表达很明显了。

    十姨太脸色有点变了,强撑笑容。

    司露微在旁边瞧见了,决定替十姨太做个恶人:“圆圆,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改日再去,好不好?”

    “好。”圆圆立马道。

    她走到了十姨太身边,对赵岷玉道,“赵姐姐,我下次再去。”

    赵岷玉假装没明白司露微的阻拦,故作失望:“那么好的小火车,还想献给圆圆玩呢,你真不要玩了?”

    “赵小姐如果有心,可以直接送过来。”司露微道,“若是不想送,又请圆圆小姐去玩,她看上了不好意思要,岂不是叫她难受?”

    赵岷玉脸色一变。

    她抬眸,静静看了眼司露微。

    她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有寒芒一闪而过。她沉默只一瞬,就笑对十姨太道:“这位司小姐,把我想得太小家子气了。姨太太,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已然很不客气,暗讽司露微小家子没有教养,不知分寸了。

    司露微听了,并不是很恼火,她原本就是贫寒出身。

    “我今天有点累了,圆圆也有点累了。”十姨太脸上,勉强维持的笑容也不见了,态度有点生硬,“赵小姐,招待不周了。您请便,周嫂,送客。”

    说罢,她抱起了圆圆,母女俩进屋去了。

    司露微跟了进去。

    赵岷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立在原地站了足足一分钟,才举步往外走。

    她走得从容不迫,好像丝毫不介意十姨太的失礼。

    十姨太透过玻璃窗看着赵岷玉走了出去,心情很郁结。

    “我今天处处多心,怕给督军添麻烦了。”十姨太叹气。司露微则道:“如今的世道,跟以前不同了。清贵门第,说起来好听,实则一文不值。军阀怎么了?督军才是手握重权的人,您和圆圆小姐才应该是这南昌府最尊贵的。不

    必妄自菲薄。”

    十姨太听得愣了愣。司露微又道:“至于做派,往往是身份的陪衬。身份最贵的人,用手抓饭吃,都是种时髦,旁人争相效仿。你教会圆圆小姐善良乐观、上进勇敢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将

    来只有其他人学她的,断乎不会挑她的毛病。”

    她知晓十姨太笼络赵岷玉,是因为自卑,觉得自己的能耐,教不了圆圆,想让她跟赵小姐学学。

    司露微这番话,却是解开了她心中困扰已久的。

    十姨太轻轻舒了口气:“你说得对。”

    司露微陪着圆圆玩了一会儿,又答应给圆圆做一双虎头鞋,直到傍晚才出来。

    她走出督军府的大门,就有人跟踪了她。

    她不动声色,默默开车,回到了大帅府。

    到了大帅府之后,跟着她的人藏在暗处,司露微拿不准是谁的人,假装没看到。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回想今天十姨太的话。

    十姨太说,赵小姐有点奇怪。

    至于哪里奇怪,十姨太又说不上来。

    司露微也觉得赵岷玉小姐行为很反常。沈砚山才拒绝了赵家,并且把上次的误会解释清楚了,赵小姐会不高兴的吧?

    司露微没名没分住在沈大帅府,赵小姐会怎么想?如此想着,司露微快步回到了东跨院,给贺东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