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98章 同窗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298章 同窗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静淑看到清舒写的字赞叹道:“你的字写得真漂亮,练了很久吗?”

    被人夸赞字好看,清舒也很高兴。这表明这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三岁开始练,练了三年了。”

    隔壁的一个姑娘见两人在聊天,不高兴地说道:“你们说话能不能小点声。”

    清舒见对方的样貌与童凝蕾有四五分相似,大概猜测到这姑娘的身份。

    真是没想到离了王蔓菁又跟童凝蕾的女儿同班,她觉得金陵女学真是太小了。

    虽然她跟王蔓菁闹得很僵,但也不想总跟人吵架。可若是有人想找茬,她也不会由着人欺负。

    清舒直接怼她:“现在又不是上课时间,再者我们说话声音并不大。你若是嫌吵,可以将耳朵捂起来呀!”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要被人欺负还容忍,对方只会得寸进尺。

    罗静淑哈哈直笑:“原本以为传闻错了,你是个文静的小仙女,却没想到竟真是一个小辣椒。不过,我喜欢。”

    清舒哭笑不得。

    可能是这罗静淑确实不好惹,那姑娘只是恨恨地瞪了清舒一眼,倒是再找茬。

    第二堂课是《大明律》。虽然这本书清舒大半都背得下来,但她还是听得很认真。就如傅苒所说,当温习一遍了。

    讲到一半,先生点了罗静淑来回答问题:“来回答下五刑六律十恶是什么?”

    这些,都是上堂课讲的内容。

    罗静淑想了下说道:“五刑就是、就是打死、杀死、砍死、活埋……’

    先生的脸,顿时黑了。

    “啪、啪、啪……”

    一下一下打在手板心,清舒看着觉得自个的手也疼了起来。

    打了五下,罗静淑的手板心红肿一片。

    打完罗静淑,先生又点了清舒来回答问题:“你来说下,五刑六律十恶是什么?”

    清舒好无语,这么多学生为啥都喜欢点她:““五刑,是指笞﹐杖﹑徒﹑流﹑死;六律指的是凌迟处死﹑边远充军﹑迁徒﹑刺字等刑罚;至于“十恶“指的是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等。”

    罗静淑看向清舒,闪着星星眼。莫怪能跳到她们班来,太牛了。

    很明显,这孩子是学过了。先生语气合欢地问道:“学到哪里了?”

    清舒点头道:“学了三年,已经学完了。”

    顿了下,清舒加了句:“我老师说女子学好了《大明律》,以后不会吃亏。”

    先生欣慰地点头:“你老师说得很对,学好了律法不容易被人欺负。”

    下课以后,罗静淑问了清舒:“你好厉害,《大明律》竟然就学完了。我是看到里面什么篇啊卷啊条的,我都头大如牛。”

    清舒笑着道:“只要你掌握好了方法,其实并不难。你这样记,《大明律》一共十二篇幅,以《名例律》为首篇,按六部职掌分为吏、户、礼、兵、刑、工六律,共三十卷,四百六十条……”

    罗静淑听了一小会赶紧叫停,然后问道:“你不会将整本书都背下来了吧?”

    清舒摇头道:“《刑律》、《礼律》以及《户律》都背下来了,《吏律》跟《兵律》这些只是记了个大概。”

    罗静淑仰天长叹:“我的个天啦,这哪里来的小怪物呀!”

    亏得自己比小姑娘痴长三岁,结果却被虐成渣渣了。

    清舒挺喜欢罗静淑的性子,爽朗热情:“姐姐,你要再说我是小怪物,我生气了。”

    罗静淑搂着清舒说道:“好,姐姐以后不叫你小怪物,我叫你小清清、小舒舒……”

    清舒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第三堂课是算学。然后,老师又点名让她回答问题。

    清舒很想吐槽,这几个老师是不是都商量好来考她了。所幸算学是她最擅长的科目,哪怕题目偏难她也很快答出来。

    前面三节课清舒都表现得很好,第四节是自选课。

    音律、书法、棋艺、绘画、插花、煮茶,六选一,清舒想都没想就选了棋艺。

    罗静淑也选了棋艺,她随即带着清舒进了棋房。

    走进棋房,见里面摆放了二十张棋盘。清舒有些好奇地问道:“一个班不是只二十个人,为何摆了二十张棋盘?”

    罗静淑笑着道:“选修课一般是两个班一起上,所以就摆放了二十张棋盘。小清舒,你学过围棋没?”

    “学了一点点。”

    罗静淑笑眯眯地说道:“要不,咱两来下一盘。”

    清舒点点头。

    然后,清舒被完虐。

    罗静淑笑得像一只偷了腥的小老鼠:“小清舒,咱要不要再来。”

    终于有这丫头不擅长的东西了,她可算是掰回来一局了。

    “好。”

    虽然棋艺不如罗静淑,但清舒还是跟她对弈,哪怕被虐得体无完肤也要继续。

    一个穿着绯红色衣裳的姑娘看不过眼,嘟囔道:“罗静淑,你从三岁开始学已经学了五年,又有名师指点。小清舒才刚刚学,你一步不让的太过分了啊!”

    清舒闷闷地说道:“你们能不叫我小清舒吗?”

    听着,真的好别扭呀!

    罗静淑听了直笑:“那没办法,谁让你是我们班里最小的呢!对了,她叫谢小蛮,是谢家的二姑娘。”

    清舒跟谢小蛮打过招呼,又问了罗静淑:“你姓罗,该是皇商罗家的姑娘吧?”

    穿的是蜀锦做的衣裳,头上的蝴蝶簪子跟珠花虽不起眼但小巧精致价值不菲,特别是腰间佩戴的那块玉佩可是上等的和田玉。除了祝斓曦,清舒还没见谁的穿戴比得过罗静淑。

    啪啪拍了两下巴掌,罗静淑笑道:“你猜对了,我就是罗家的姑娘。你要买首饰就跟我说,我带你去可以打九折哦。”

    清舒摇头道:“不用,我姨婆也开了家首饰铺子,每季都会送我不少的首饰。”

    罗静淑看着清舒除了手腕上的佛珠啥都没戴,诧异道:“你有首饰为啥不戴?”

    “首饰有些重,不喜欢。”

    罗静淑无奈摇头道:“知道为啥你会被人污蔑吗?就是因为你没什么都不戴别人觉得你是穷酸,所以丢了东西第一个怀疑。”

    清舒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我总不能为了迎合她们而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吧!”

    “有个性,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