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历史小说 > 卫氏风云 > 第087章 最后一战(大结局)

卫氏风云 第087章 最后一战(大结局)

        徐自为接到匈奴人忽然转向的消息,稍微思考了一下,立即下令紧追不舍。现在希望步卒能够截住匈奴人的希望已经落空了,只能用他手里的这两万骑兵来与匈奴人决战。他虽然有些遗憾,却并不懊丧,相反,他充满了斗志,他有足够的信心凭借着手上的两万人重创匈奴人甚至击杀单于。

        “追!”两万骑兵跟着转向,尾随着匈奴人追了下去。

        匈奴人沿着安侯河向东跑了半天,终于将汉军步卒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单于松了一口气,开始考虑反击紧追不放的两万汉人骑兵。他放缓了脚步,选择了一个利于发起冲锋的地形,摆开了阵势,坐等汉军前来送死。汉军和匈奴人相差半个时辰的路程,在等汉人赶来的这段时间里,匈奴人正好缓口气,吃点东西补充一下面力。

        出乎单于的意外,汉人却一直没有出现,斥候送来的消息说,汉军听说匈奴人停住了脚步,他们也停住了,就在二十里以外。匈奴人在休息,他们也在休息,仿佛他们跑了这半天,并不是来追击的。

        单于大为恼怒,却又无可奈何。汉军缀在后面,却不轻易出击,他想伏击汉军的计划全部落空了。是继续跑路,还是回头迎上去?单于十分犹豫。

        那些部落小帅们也意见不统一,有的人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跑得越远越安全,反正汉人只有两万人,他们也不敢迎上来,他们想跟着就让他们跟着吧,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越不安全。有的人则说,如果任由汉军在后面跟着,就象身后跟了一条狼,时刻不能安心,要防备着他们扑上来咬一口。与其提心吊胆的跑路,不如反过来一口吞下汉军,反正汉军的兵力只有匈奴人的一半,步卒又远在二三百里以外,根本不可能追上来。更重要的是,他们走得太匆忙,没有多少粮草,被汉人跟的时间长了,军心会乱,到时候就难以收拾了。

        单于无所适从,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取了个折衷的办法,再往前跑两个时辰,然后休息。汉军如果不跟了,那当然最好,汉军如果还跟着不放,那就回军击杀他们。到时候看战果如何,再决定是否回击汉军的步卒。

        众人没有异

        议,继续向前。

        徐自为久经沙场,和匈奴人打了.十几年的仗,极有分寸。他知道凭着手里的这两万骑兵要和匈奴人死嗑,虽然有装备的优势,但是并没有十全的把握。他一面保持着对匈奴人的压力,让他们亡命奔逃,一方面派出斥候寻找卫风大军的踪影,如果能够找到卫风的大军,那么汉军就可以占尽优势,他不仅可以立功,而且可以尽可能的保全麾下将士的性命。

        可惜的是,派出去打探卫风大.军消息的斥候一直没有回来。

        第二天下午,匈奴人已经接近了安条侯和郅居水.的交流处,再往前走,他们就可以折向北,徐自为期望的和卫风大军碰头的希望基本落空了。徐自为失望之下,决定不在等待,当即下达了全力出击的命令。

        长戟如林的两万汉军加快了脚步,杀气腾腾的朝.着匈奴人追了过去。

        单于听说汉军加速追了上来,心头大喜,立刻命.令大军转向,痛击汉军。

        六万大军随即在草原上展开了惨烈的厮杀。

        汉军虽然人数.较少,但是气势并不弱,他们手持长戟,号呼酣战,徐自为率领亲卫营冲杀在最前面。主将出战,汉军气势如虹,两万人如同一柄锋利的长戟,势不可挡的杀入了匈奴人的大阵,他们紧握手中的长戟,纵马奔驰,肆意杀戮。

        匈奴人虽然在装备上吃了亏,可是他们死战不退,几个月来他们被汉军逼得窝在北海不敢动弹,这几天攻城又是久攻不下,最后还被两万汉人追着??打,许多匈奴人都憋了一肚子的气,如今终于找到了机会,他们焉能放过。在单于的指挥下,四万多匈奴人以排山倒海之势迎了上来,使出浑身的力气和汉人血战。

        万马奔腾,杀声震天。

        徐自为的亲卫营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兵,身材高大,武艺精湛,他们簇拥着徐自为如同锋利的箭矢,在匈奴人的大阵里所向披靡,所到之处,当者即溃。他们一次又一

        次的撕开了匈奴人的围堵,将匈奴人企图击杀汉军主将的梦想击得粉碎。汉军在他们的引领下,始终抱成团,如同矫健的黑龙,势如破竹。

        单于见自己的大军在汉军的冲击下,并没有显示出优势兵力应有的局面,勃然大怒,带着自己的精锐亲自冲杀了上来。他的亲卫营比起那些小部落的战斗力要高出好大一截,徐自为和他的亲卫营仿佛撞上了铁板,立刻感受到了压力。

        “杀!”徐自为白须飞舞,目眦欲裂,怒声大吼。手中的长戟在不知刺穿了多少匈奴人的??膛之后已经折断了,他旋风般的挥动着手中的战刀,带起一篷篷的血雾。

        “击杀这个汉狗??”单于死死的盯着勇不可挡的徐自为,大声吼道。

        “杀!”徐自为仿佛听到了单于的吼声,他不屑的扫了一眼单于,手起刀落,将一个冲到面前的匈奴人斩于刀下,然后冲着单于比划了一个手势。

        单于气得七窍生烟,连声吼叫着

        带着亲卫营冲了上来。

        徐自为被匈奴人拦住了,整个汉军随即也陷入了苦战,双方的速度都降了下来,由骑兵冲锋变成了混战。他们并不畏惧,各自结成小阵,长刀盾牌在外,长戟在内,弓箭手在最里面,肆意放箭射杀外面的匈奴人。匈奴人挥舞着手里的战刀,发出不成声的嘶吼,前仆后继的杀上前来。

        箭矢飞驰,杀声震耳。

        经过了两个时辰的血战,汉军在重击了匈奴人之后,兵力不足的劣势逐渐显示了出来,单于在挡住徐自为的攻势之后,慢慢的夺回了主动权,他指挥着大军将汉军团团围住,分割开来,然后予以击杀。

        汉军虽然被包围了,但是他们并不惊慌,依然有条不紊的组成阵势。而在结阵步战这方面,匈奴人并不具备什么优势,他们虽然人多,但是每击破一个汉人的阵势,总要付出比汉军更多的代价。单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如果这么打下去,纵使能够击杀徐自为,可是匈奴人也将死伤殆尽,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传令丁零王,组织骑兵冲击!”单于对卫律下达了命令。

        卫律一直在犹豫,虽然目前战场上的形势匈奴人略占了上风,但是这里只是汉人兵力的一部分,却是匈奴人的最后力量。打败了徐自为,并不代表击败了汉人,卫风的主力虽然还没有出现,但他迟早会出现的。卫律的心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悸动,似乎卫风的大军就隐在不远的地方,就象狼群在偷窥羊群一样。在这种心理下,他下意识的放缓了攻击的速度,将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

        听到单于的命令,卫律思索了一下,吹响了撤出的战阵的号角,带着手下的人渐渐的退出了战场,在不远处开始整队,排出冲锋阵型。

        单于大喜,随即命令侍卫长胡图带着人撤出战团,给卫律的骑兵留出冲锋的空间。徐自为大急,眼下汉军已经被匈奴人分割开来,再也不可能组织起冲锋,如果一旦被匈奴骑兵再冲进来,久战乏力的将士们将承受灭顶之灾。他命令亲卫营死死纠缠住单于,不让他们有脱身的机会。单于虽然想退出战圈,可是

        被发了疯的汉人死死咬住,一时无法脱身。

        已经整队完毕的卫律吹响了第三次要求单于让路的号角。

        单于大急,他冲着胡图大声吼道:“射击,集中射击,逼退汉人。”

        胡图二话不说,还刀入鞘,带着亲卫营射出了一阵箭雨。数百支长箭飞过数十步的距离,扎入正在激战的人群之中,不管是汉人还是匈奴人,都在打击之列。

        长箭入体,惨叫声连连。

        匈奴人没有想到会从背后射出箭来,汉人也没有想到匈奴人会不顾自己的同胞,果断的下令射杀,一时措手不及,当场数十人被射死,两军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空档。

        徐自为的亲卫营见势不妙,一面举箭还击,一面护着徐自为急速撤退。等徐自为撤出弓箭的射程,前面已经没有还站着的人了,不管是汉人还是匈奴人,都倒在了箭下。

        徐自为看了一眼远处冷笑的单于,再看一眼战场外正准备起动的卫律的骑兵,心沉到了谷底。他草草的扫了一眼战场,做出了双方的死伤估计。汉军只剩下了万人左右,而匈奴人的死伤大概在两万上下,这次大战虽然给匈奴人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可是没有能击杀单于,自己的目标并没有达成。而再经过匈奴人骑兵的冲杀,剩下的汉军损失将会十分惊人,结合起来看,双方的损耗相差无已。

        可惜,真是可惜。

        徐自为虽然失望,却并不放弃,他一面传令汉军再次集结,一面亲自带领亲卫营手持长戟组成了方阵,准备应对匈奴骑兵的冲击,他对卫风的步骑合击的战术虽然并不精通,但也有所了解,以长戟布阵阻挡骑兵的冲击,为骑兵集结争取时间,然后以骑兵冲击受挫的敌军阵势,眼下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汉军训练有素,立刻行动起来,很快在徐自为的身前布起了一个五六百人的方阵,前面人舍弃了长戟,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后面是三排长戟兵,所有人都将戟?插入了

        泥土里,由后面的士兵用脚紧紧的踩住,染满了鲜血的戟刃斜斜的指向前方,再后面是弓箭手,一个个拉弓搭箭,准备给骑兵以迎头痛击。他们的阵势虽然并不严整,却透露出一股毫不畏惧的勇气和旺盛的斗志。

        在方阵的后面,汉军骑兵抓紧时间列阵,他们虽然很迅速,但是想要形成阵势,却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徐自为看了一眼身后混乱的骑兵阵形,叹了一口气,回过头看向了已经开始小跑的匈奴骑兵,举刀高呼:“准备??”

        已经退出战圈的单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次终于可以狠狠的打击一下汉人了,只要消灭了这一万多汉人,虽然已方也付出了两万多人的代价,可是斩杀了徐自为,也算是个大收获。自己还有两万多人,说不定还能回头击杀那些汉人步卒。

        “大王??”胡图突然惊叫起来。

        单于回头看了一眼胡图,只见胡图面色惊恐的看着正在加速的卫律所部,单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卫律的人马忽然调转了方向,向北面冲了

        过去。单于大惊,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到了卫律发出的警告声。

        北面有大批汉军出现!

        单于目瞪口呆,汉军怎么会在自己的前面出现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胡图,又看看正在结阵的汉军,一股寒意侵入脑海。

        汉军也看出了形势的变化,本来要来冲击他们的匈奴人骑兵突然转向,情形慌乱,警告的号声连连,想必是有让他们吃惊的事情出现了。

        十几个斥候如箭一般的飞奔了过来。他们远远的就高声叫了起来:

        “援军到了??”

        “卫将军到了??”

        本来已经抱定了必死的信念的汉军忽然之间又看到了生的希望,他们立刻欢呼起来。徐自为也是长出一口气,振臂高呼:“杀!”

        “杀??”汉军骑兵放弃了列阵,以散乱的阵形向仓惶的单于大阵冲杀过去。单于的人马正等着卫律的骑兵冲杀汉军,并没有组成阵势,一下子被汉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双方再次陷入死战。

        卫律惊恐的看着天边如潮水般涌来的汉军,他眼珠一转,立刻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他一面传令大军右转,让出汉军冲锋的道路,一面高高的举起了白旗。

        越来越近的汉军阵营里飞出一匹战马,冲到卫律面前大声叫道:“将军有令,丁零王退出十里之外。”

        卫律长出一口气,立刻带着大军撤退,他们刚撤出战场,就看到汉军如汹涌的洪水一般,呼啸而来,将所有拦住他们面前的匈奴人卷走。

        正在和徐自为苦战的单于没想到卫律会突然撤走,将他的大军一下子暴露在汉军面前,根本没有提防。在汉军的打击下,近万的匈奴人立刻崩溃了,他们再也没有面对汉人的勇气,四处奔逃。

        徐自为带着

        亲卫营号呼而进,势如猛虎的冲到了乱成一团的单于面前,乱刀齐下,斩杀了还没回过神来的单于。侍卫长胡图嘶声狂啸,拼命的杀上前来,连斩三人,可是他的武艺再好,也难敌士气正旺的汉军,很快就被汉军砍倒,剁成肉泥。

        半个时辰之后,战斗全部结束。心急火燎的卫风在战场上找到了瘫在地上的徐自为,看他虽然受了重伤,却没有性命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紧紧的握住徐自为的手,摇着头笑道:“老将军,斩杀单于,你是首功啊。”

        徐自为心情大好,他虽然大腿上挨了胡图一刀,无法站立起来,可是斩杀单于的大功让他十分兴奋,他坐起身来,心满意足的看着卫风:“亏得卫将军前来救援,徐某感激不尽。斩杀了单于,平定了北疆,徐某这一生的戎马生涯,总算有了个不错的结局。”

        “哈哈哈……”卫风仰天大笑:“徐将军,你怎么能现在就结束呢,老将军老当益壮,北疆还要靠你来镇守呢。老将军,且莫多言,还是立刻疗伤吧,疗完了伤,还要写给陛下的捷报呢。”

        徐自为也仰天大笑。

        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九月,长安建章宫清凉殿。

        天子伸着两条腿,半躺半靠的坐在锦榻上,茫然的目光穿过高大的殿门,沿着重重叠叠的屋顶,看向远去的上林苑,张安世和金日?悄无声音的站在一旁,暴胜之和商丘成脸色沮丧,桑弘羊满脸通红,局促不安。他们刚刚向天子汇报了石渠阁大辩的事情,贤良文学的辞锋越来越犀利,他们已经顶不住了。

        天子的嘴唇动了动,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他的声音实在太清了,旁边的人都没有听清,不过他们从天子抽动的眼角可以看得出来,天子真的发火了。

        “北疆……”天子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天子忽然停住了,他勉强的坐直了身子,眼神也亮了起来。暴胜之心里咯噔一下,刚要说话,却被桑弘羊扯了一下,桑弘羊冲着他歪了歪嘴角,示意他向外面看。暴胜之沿着他的目光

        看去,只见一个年轻人手里高高的举着一件物事,脸色狂喜的走了过来。他虽然想依着宫里的规矩小步急趋,可是他的步子实在太快,根本不是在趋,而是在奔跑。

        暴胜之的心也提了起来,他看到了那个郎官手里的物事,那是军报,随即他又看到了军报上三道腥红的?砂印记,心里顿时狂喜起来,这是捷报。

        紧跟着,暴胜之又发现那个年轻人不是宫里的郎官,从他的穿着看象是宫外的人。

        还没等他想明白是怎么回来,那个年轻人已经奔到了殿前,他撩起衣摆大步冲进了殿门,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天子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将手中的捷报高高举起,声音沙哑的叫道:“臣刘进恭贺陛下,北疆大捷!”

        北疆大捷?所有人相互看了看,都兴奋起来。

        淖五连忙赶上前去,从刘进手中接过捷报,递到天子面前,让他查看上面的封泥。天子的手哆嗦着,爱怜的抚摸着竹简,连声说道:“快

        ……快打开,让朕看。”

        淖五手脚麻利的打开了捷报,展开了天子的面前,天子的眼神迅速的从竹简上扫过,随即又扫了第二遍,一丝笑意从他的嘴角慢慢的绽放开来,逐渐的扩展到他的整张脸上,满脸的皱纹似乎都舒展了开来,苍白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润。

        “念,念给他们听。”天子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竹简,笑容满面的对淖五说。

        暴胜之、桑弘羊笑嘻嘻的进入了石渠阁,两人背着手走上博士们高谈阔论的高台,淡淡的扫了一眼正吵得面红脖子粗的博士和贤良文学们。正辩得来劲的博士和贤良文学们一看他们的脸色,立刻静了下来,以往这两个人出现在石渠阁的时候,脸色都不好看,就象是被绑赴刑场一样,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轻松惬意的,实在诡异得很。

        “丞相大人,莫非有什么喜事?”一个博士撇了撇嘴,不悦的问道。

        “当然。”暴胜之的心情特别好,他对那个博

        士点了点头:“陛下刚刚收到捷报,卫将军、徐将军在安侯河击杀了匈奴单于,三万匈奴大军被歼,一万多人投降。至此,卫将军已经全据了匈奴全境,匈奴人十几万大军死的死,降的降,我大次的边患再也不会重演了。”

        石渠阁里一片寂静,似乎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结果居然真的成为了现实。

        “还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桑弘羊接上去说道:“卫将军听说了诸位的高论,觉得诸位说的‘以德服人’很有道理。”

        博士们更不解了,他们攻击现行政策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说卫风拥兵自重、穷兵黩武,怎么卫风还反过来支持他们?他们互相看了看,都摇了摇头,表示不可思议。

        桑弘羊很快就消除了他们的疑问。

        “卫将军向陛下建议,眼下北疆虽然已经平定,但那些胡人不知教化,为免他们再起祸端,请陛下调拨数百名精通儒学的官吏到北疆任职,教化胡人,把他们变成温文尔

        雅的君子,到了那个时候,北疆才算是真正的安定。”桑弘羊充满了笑意的眼神从那些张口结舌的博士、贤良、文学的脸上一一扫过:“陛下已经允了,下诏从诸位之中选拔最有学问的人才前往北疆任职。诸位,这可是大好机会啊,如果能把那些胡人都给教化成君子,诸位以德服人的宏愿,可就真的实现了。”

        说完,他转身对着暴胜之拱了拱手:“丞相大人,这个选拔的重任,可就落到你的肩上了,你可要细心把关,把真正的人才选拔出来,不可使野有遗贤啊。”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暴胜之连连点头,他抚着胡须,大手一挥,轻松的说道:“这里聚集了我大汉最有学问的学者,最有道德的儒生,要选几百个官吏去教化胡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些儒生的脸顿时变得煞白。

        九月下,天子嘉奖令到达定襄,拜卫风为大将军,封长平侯,邑三万户。

        拜徐自为为车骑将军,

        封穰侯,一万五千户。

        昆莫为东部匈奴单于,桑昆为北部匈奴单于,带先为西部匈奴单于,各领兵一万,分区放牧。

        李陵为护匈奴校尉,统汉匈精兵三万,居姑衍山卫氏城,封阿阳侯,邑八千户。

        ……

        ……

        十二月,大将军卫风、车骑将军徐自为率大军返回长安,天子举行盛大的凯旋庆典。

        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春正月,封皇子刘弗陵为齐王。

        征和六年(公元前87年),二月,太子刘据薨。乙丑,天子立刘进为皇太孙,丁卯,天子崩于五柞宫,入殡于未央宫前殿,皇太孙刘进即位。三月甲申,葬大行皇帝于茂陵,谥曰孝武。

        四月,大将军卫风请以其长子卫兴嗣其

        兄卫伉后,让长平侯。天子应允,分其长平侯封邑为三,卫兴嗣长平侯,万户,卫不疑复阴安侯,五千户,卫登复发干侯,五千户,卫风改封鲁侯,万户,阳信侯封邑依旧。

        五月,齐王刘弗陵就国,其母钩弋夫人随之。

        七月,太史令司马迁完成其巨著,大将军鲁侯卫风呈天子御览,天子定名为《太史公书》,藏之石渠阁。

        次年,改元正始,天子下诏,立太学,道、法、医、兵等数家并列于太学,增十八家博士。

        诏书下,京城再起轩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