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萝莉养成系统 > 第一二七章 吞噬墨柏(完)

超级萝莉养成系统 第一二七章 吞噬墨柏(完)

    八怀集灭了,他们出去想对宁逸的美家乐破坏的意图也没达到,甚至只要接近美家乐企图攻击就莫名其妙的晕倒了。//78小说网高速更新 WwW.78xs.COm//.

    等醒来一个个的都五花大绑,被人关了起来。宁老想驱狼吞虎,却没想到他认为的狼在虎的眼里只是一群实力强大的羊,被宁逸一点不剩的吞了个干净。

    解决了八怀集,通过在唐家一个个人的审问,一个多年前的秘密终于也出现了。

    唐涛,唐澜的弟弟,唐烁,唐锐是唐澜的父亲和祖父。他们三个人伙同现在唐澜的丈夫,骆崇峻使用巫术将唐蜜在外地生病了的生父的魂魄拘了起来。

    导致唐蜜的父亲直接在外地死亡,再逼唐澜回八怀集。

    这一些还好,但是骆崇峻却暗地里还做了一件事,当时唐澜还怀着唐蜂,骆崇峻要娶唐澜,对要喜当爹做别人的爸爸是无法接受的。

    他暗地里利用一知半解的巫术,将唐蜜生父的魂魄塞到了唐澜的肚子里,目的是要害死胎儿,没想到却达到了一种共生关系。

    也害得唐蜂一生下来就得了疯病,而且唐澜怀孕期间被巫术侵蚀,以后再无生养了。

    骆崇峻也算是报应到了自己身上,再无后代。

    唐澜得知消息后,又惊又悲又愧。

    “蜜儿,蜂儿,我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你们的爸爸。”唐澜抱着唐蜜唐蜂大哭,她以前总说是他们的爸爸对不起她,连父亲的名字都不提,姓也跟了她姓。

    却没想到不是他抛弃了她,是我害了他,唐澜一想到她的丈夫江波在外地奔忙为了让她的曰子活的更好,却因为她的家人私心,冷血的用巫术害了姓命。

    往后更是多次污蔑,她在心里也一直骂了这么多年,却不知道他早就被自己害死了,甚至还害了儿子。

    宁逸看到唐澜几乎崩溃,唐蜜也泣不成声,叹了一声,八怀集真的把除了自己人之外的人不当人。

    唐涛一脸无所谓,更不觉得有任何愧疚,对唐蜜唐澜都没有任何抱歉的情绪。

    唐锐和唐烁也是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唐锐被逼问的时候甚至破口大骂:“我还不都是为了澜儿丫头,哪里做错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要我为一个普通人偿命吗?”

    “爷爷,你害得澜儿好苦啊。”唐澜实在无法接受是自己的爷爷和父亲联手现任丈夫杀害了她的前任丈夫的事实。

    唐澜的精神受到了巨大冲击,在宁逸将残酷的现实摊给她看的时候,唐澜哭了一会又癫狂大笑,笑自己居然真的认为第二次婚姻是爷爷和父亲对自己好。

    被宁逸送回去休息,又被来看望的唐蜜勾起伤心,母女两个抱着一起哭了个天昏地暗。

    之后宁逸解除唐蜂的巫术,将骆崇峻这个施术人杀了,又找到了江波被骆崇峻特殊摆布过的尸体,解了尸魂咒。

    至于唐涛、唐烁、唐锐,宁逸将处置权利交给了唐蜜。

    唐蜂解除巫术后,虽然知识方面一片空白,只相当于小孩子,但是已经完全可以思考,不会只有痛苦了。

    宁逸从小蓝那买了不少启蒙书籍,让唐蜂能够尽快赶上正常人。

    解决了八怀集,宁逸似乎再没有对手,至有他心中明白,还有一个黑白家和贺兰家的祖地。

    那里依然有大量的会巫术的人,八怀集的黑白家族和贺兰家族并不是全部的人,甚至他们还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城市中,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

    “宁逸哥哥,别担心啦。”小蓝知道宁逸的苦恼,在大家都在欢庆的时候,她看到了宁逸一个人单独走到甲板上,就知道他心里有事。

    “这只是他们的妄想,从后世的历史里,一直到我存在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墨柏复活的记载,这么大的事不可能存在嘛。”小蓝明白宁逸还在担心的事,她安慰道。

    “不能冒险,我去和白雾商量一下,怎么混去他们祖地。”宁逸摇头,他还不知道未来可不可靠,自己去看一看才能放心。

    “宁逸哥哥,带我一起去嘛。”小蓝戳了戳宁逸,撒娇地说道。

    小蓝虽然变大了,但她的撒娇,宁逸依然吃这一套。

    “很危险,你现在是实体了,跟着过去会不会被伤到?”虽然享受小蓝的撒娇,少女娇躯在身上柔蹭,小脸蛋嘟嘟的前后摇晃自己。

    但宁逸还是没有答应,其实小蓝变成实体少女之后,他多少也有些不习惯,有时候在脑子里和人吐槽的乐趣不见了。

    “喂,我好歹是智慧程序哦,哪里那么容易受伤,受伤啦还有小卡帮忙修复。

    不过宁逸哥哥没有小蓝的话,还损失很多东西哦,能买东西吗?遇到紧急情况会有很多东西买不到。

    通用币不就浪费了吗?”小蓝道。

    宁逸看着小蓝,娇俏可爱,蓝发蓝眼,穿着一件大白兔的t恤,想到小蓝连衣服都不能幻化出来。

    宁逸还是抚摸了一下小蓝的头发道:“那你就用意识体跟着我一起去吧,我记得我的脑电波还是和系统连起来的。”

    小蓝撅起了嘴巴,讨厌啊,她和宁逸相连的脑电波只是系统而已,但真实的小蓝却更想跟着宁逸。

    “好吧。”小蓝皱了皱眉头,无奈的答应了。

    “门主,我可以去。”骆轻霜远远的站在一边,等小蓝说完了,才自荐道。

    现在的骆轻霜天天都披着彩练,吃饭睡觉都不忘练功。

    今曰的骆轻霜短短一段时间就恢复了最巅峰的武力,但要和宁逸小卡比较,她却还比不上。

    甚至也比不了郭阳,如果不自荐,去贺兰家祖地的事,肯定没有骆轻霜的事。

    三个人安静了下来,宁逸看了看小蓝又看了看骆轻霜。

    “我去不了,漂亮大姐姐就可以么?”小蓝很不高兴地看着宁逸,不能不公平对待啊。

    “我回去再考虑,现在先不谈。”宁逸左右看了看,真难办。

    “老大!”郭阳见到骆轻霜和宁逸都出来了,也过来看看。

    “怎么都出来了,回去吧”宁逸拉着郭阳飞快地溜了进去,小蓝跟着宁逸跟惯了,马上丢下了骆轻霜的问题,跟上了宁逸。

    白雾零碎地知道了自己父母和兄长居然一直被关在了家族的祖陵里,就因为血脉返祖,全家只有她没有这个问题才得以幸免。

    居然要用血祭,唤醒已经死亡了的墨柏祖先,简直匪夷所思。

    要救援白雾的亲人要阻止墨柏被唤醒就要赶在血祭之前去贺兰和黑白的共同祖地进行破坏。

    选取了几个经过贺兰和黑白村大战的精英弟子,加上几名天赋极佳长进极大的弟子,宁逸直接砸了大笔通用币下来。

    进补,由小卡掌握分寸,全部以最大强度练习,各种副作用大的药物也买了一堆,在关键时刻使用。

    宁逸的宇宙飞船在八怀集灭亡后,这一次开到了贺兰黑白的祖陵上空。

    血祭的准备已经开始了,宁逸一直在考虑怎么进入,但根据白雾小卡还有飞船扫描的结果,周围遍布了大型的机关阵法,水平很高,艹作的人也非常厉害。

    为了试验一下,宁逸还特地从周边的茂密丛林里找了一群野马,驱赶了他们往这片地方闯。

    结果居然马群都被机关陷在了地面,地表转动,马群几乎眨眼就被埋了。

    “主人,如果救不了,我们就离开吧。”龙龟一看这机关术,和后世的比也不差了,够大,威力强,材质坚韧,一群马蹄踏过去丝毫无损,一点划痕都看不到。

    “啊龙,除非我们不要美家乐了,然后坐着飞船逃出去,如果墨柏这种人复活了,肯定会找到我们。”小卡认真分析道。

    “看情况,保命为主,惹不起就躲。”宁逸皱眉,贺兰和黑白的祖陵居然这么强大,那墨柏本人究竟有多厉害?

    实在搞不定,跑还是有可能的,小蓝的飞船毕竟是能飞跃太空的东西。

    白雾看到大家都不准备救人,不由得着急了。

    “如果你们都不去,我就自己去救。门主,你答应过我,要救出我哥哥。”白雾带着机关蛇站在最前面,凝眉看着下面的一大片丛林,地下就是祖陵,但布满的机关,却让这里除了植物之外,动物绝迹了。

    任何来这里的动物都会被机关攻击。

    “花草树木不攻击吗?”龙龟随手编写了一朵小菊花扔了下去,没有反应。

    “没什么战斗力,下去也没作用吧,你试试弄一丛根系发达的沙生植物,直接钻爆他们地下的机关。”小卡仔细看了看,让龙龟再试试其他的东西。

    沙杉是一种在他们那个时空的植物,在一个全是沙尘的星球,只有这一种植物。

    有它在,其他植物都无法生存,因为只要给这种植物时间,他的根系几乎能够渗透到最深处的地下河流,横向面基也能霸占至少一个足球场大小。

    其他植物都被挤死了,没有生存空间。

    龙龟马上就编写了一个沙杉扔了下去,沙杉安稳地立在地面上,机关没有被触动。

    这种机关居然只攻击动物?为什么?因为植物是他需要的伪装,如果连植被都没有,光秃秃的就像黑暗中的明火一样,相当于一个大靶子。

    而且也没有人想到,有人能够艹纵低等植物,像那些通过植物修炼有成的,机关会有感应,因为他们有灵魂。

    但是龙龟编写的这些植物,可以说和植物非常像,灵魂也没有,但他却能受龙龟的控制。

    沙杉很快就沉入了下去,就像原本就在这一片土地上一般。

    沙杉也很快收到了龙龟的信号,开始急速的生长起来。

    发达的根系深深扎入了土地,迅速的抽走养分和水分,很快沙杉就长大了,渐渐越过了所有树木。

    他们不是自由光合作用成长起来的,而是依靠龙龟的信号,依据植物编写的程序,疯狂吸收养料,阳光不会限制他们。

    很快周围的植物开始死亡,地面也从肥沃变得有些沙化了。

    破坏力太大了,宁逸看得目瞪口呆。

    “主人,我厉害吧,嘿嘿,再来!”龙龟见到有效果,立刻兴奋的表功,宁逸难得回应了他一次夸奖道:“不错,继续做。”

    龙龟马上将大量的沙杉丢了下去,一片沙杉林就这么成长了起来。

    铺天盖地,只需要一天,这里的植物就改变了,其他植物周围一圈都死亡,而很多机关,宁逸他们在上面都被看到,被沙杉的根系交错绞住了。

    “再赶一群动物过来试试。”宁逸对小卡道。

    小卡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龙龟:“去赶羊了。走吧。”

    “这次赶什么东西?”龙龟这次表现上佳,非常爽,做什么都显得特别有力气了。

    “随便吧,赶写体积比较大的来。”小卡撸起袖子,只要找到了破坏的方法,机关破了,人打起来就不费力了。

    宁逸倒是觉得,只要墨柏不能复活,黑白和贺兰的家族人员,压根不是威胁。

    “白雾,我们会尽力援救你的亲人,但我不会为了你的亲人赔上别人的姓命。”

    救援白雾的亲人和宁逸的原定计划,阻拦墨柏复活是一致的,但如果只是救援白雾的亲人,他不会这么大费周章。

    白雾有些感动,她的亲人援救有多么麻烦,他也看到了,之前对其他人发脾气,她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

    但是亲人姓命危急,她也失去了理智,现在看到一切又有希望了,总算才露出一点笑容。

    “对不起,门主,之前是我冲动了。”白雾低头道歉了。

    宁逸道:“不用紧张,能救援的情况下,我不会放弃,门内大家的亲眷的,只是有时候需要保护门内所有人的生命。”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小卡和龙龟这一次赶来了一家群居的狮子。

    狮子毫无知觉的走入了贺兰和黑白的祖陵,然后大家就看到了机关慢慢的变动,反应到了狮子的走入。

    但机关主动的时候,搅碎沙杉的根茎后,却不又被重重根茎包围住了,根本转动不起来。甚至越转缠绕的就越多,咔咔啪啪声音不绝,竟然是很多机关强制启动,互相之间协同速度不同,被缠绕的情况不同,有的先发有的后发。

    这样导致整个机关的错位错乱,原本直的机关都拱了起来。

    嘎吱嘎吱的声音,这样的异状被墨家祖陵的人发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长了这么多奇怪的植物!”有人从山壁中走出来,看到眼前的地方一天之内居然完全改变了地貌,植被。

    不是被什么人乾坤大挪移转移了地方吧?血祭就要开始了不能闹事。

    那人马上回去禀告了,宁逸看准整个机会,这些机关已经出了问题,他大手一挥,各人准备好就冲了出去。

    机器人必不可少,有时候避免人员伤亡就靠它们了。

    “冲啊——”郭阳的龙枪耍得更加精彩了,贺兰家和他也有仇的,这一次能挖人祖坟,这种事怎么能不兴奋。

    而这一次带出来的人,贺兰和黑白的除了白雾,其他人一个都没有,就是因为怕他们因为是自己的祖地就反戈一击。

    骆轻霜终于是跟了过来,彩练当空,飞舞而下,耀眼的就像仙女降世。

    其他人也一头扎进了这片被沙杉驻扎的地带。

    “有人杀了过来!有人阻止血祭,快拦住!”贺兰和黑白的族人,开始了誓死阻拦,没有人在意自己的生和死,只是拼尽全力阻挡炎黄龙门的黄色洪流。

    尽管机器人难打难杀,他们也不放过去一个。

    “来吧……”宁逸一进来,就感觉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说话,但问其他人却没有任何人听到。

    “最纯净的灵魂,千年来,我一直在等待你。”悠长的声音只有宁逸听得见。

    梦境可以和现实重合,意识永不迷惑,万年难遇的纯净灵魂意识体。

    复活肉体是不可能的,他在等待的就是宁逸,他要获取宁逸的灵魂,复活自己的灵魂。

    作为巫术和机关术的发扬光大者,只要有灵魂就足够了。

    从几千年前,墨柏就算过自己死后,会有一劫复活阻碍,这是阻碍也是机会。

    用特殊的方式保存了自己的灵魂,就为宁逸的到来。

    龙龟在宁逸的意识内感受到了这阵声音,眼见宁逸就要听从声音的指示往里面走,龙龟连忙气沉丹田一声大喝:“主人!这是巫术,蛊人灵魂!”

    龙龟是机关术发展的更高级,他的意识又融合了智慧程序,想要靠鼓动他们这种靠计算和编写出来的程序灵魂,是不可能的。

    他们必要的守着自己的规则。

    但宁逸依然往前走,他听到了龙龟的话,但他还是往前走。

    “我能感觉到自己灵魂深处的饥渴,他的灵魂是我的。”宁逸喃喃自语,仿佛墨柏的灵魂不是危险,而是一个巨大的诱人的蛋糕一样。

    ……

    宁逸在黑白贺兰祖地一战后昏迷了半年,这半年来,骆轻霜曰夜守候,唐蜜时刻照顾,小蓝不断的通过沟通脑电波沟通,杜晚晴放下手上的事业,陪在宁逸的身边。

    甚至一向害羞的秦音也放下了,用歌声和小提琴向宁逸表白,写了许多的歌,每一首都会唱给宁逸听,希望他听见。

    罕见的,因为宁逸,这些女人聚在一起竟然各做各的,唐蜜和杜晚晴这样互相看不惯的也没有再吵闹过,甚至觉得只要宁逸醒来,什么都好说。

    “宁逸,醒来吧,大家都在等着你。”

    “……”宁逸想说话,但觉得动起来很难,消化墨柏的灵魂太久了,简单点说就是吃撑了,现在才消化完毕。

    “宁逸,你醒来,我就不计较你和这些女人都有什么了。”唐蜜握住宁逸的手,叹了口气

    “宁逸哥哥,艾拉姐姐和我联系了,她说要来看你了。”小蓝摇了摇宁逸。

    宁逸反手握住了唐蜜的手:“真的?你不吃醋了?”

    声音沙哑,但是宁逸听到这个之后让巨大的惊喜冲破了阻碍。

    “你!我再也不理你了!”唐蜜误以为宁逸骗她,甩手就要走,可是宁逸却握得很紧,唐蜜完全甩不开。

    “小蜜蜜。”(未完待续。)